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投资者报孙卫涛

2018-11-01 11:15:46

《投资者报》 孙卫涛

苦等多天的商家和员工终于可以稍稍舒展一下眉头,因为对于他们的诉求,深陷欠款门的团宝终于有了初步的回应。

近日,有部分团宝员工对《投资者报》表示,已经拿到了团宝所欠工资。之后,北京有部分商家也告诉,他们收到了团宝的欠款。

不过,据一位团宝前大客户经理向透露,团宝当天发放给员工的钱是消费者的预付款,而非融资所得,且当天发完之后,团宝的账户就剩下18万元。但该消息尚未获得团宝高层的证实。

上班当天 员工商家登门讨薪

上周的2月7日,是团宝正式上班的日子,也是团宝承诺解决欠款问题的日子。为此,《投资者报》特意前往团宝的总部所在地北京朝阳区联合大厦19层探访。上午10点左右,看到团宝总部已经聚集了不少员工、商家以及各路媒体。

在团宝的前辆,一位工作人员正在让商家进行资料登记。现场不少商家和员工表示:今天就是来讨个说法的,不给钱就准备搬机器。

在员工和商家上门讨薪的前一天,即2月6日,团宝CEO任春雷在其微博表示:经全体股东集体努力,各方款项正陆续到账,即日起开始核对发放。许多商家和员工本想当天等着任春雷给个说法,但这些人都没有等到任春雷的身影。

虽然任春雷没有出现,但是团宝的一位负责财务工作的朱经理对这些商家表示,此次融资来自国外,进入国内要外管局审批,所以钱不能一下子到账,今天登记的商家每天只能到账十来家。而对于离职员工,团宝表示,会尽快发放所欠工资。

但不少商家和员工对此并不买账,因为之前团宝就是这么说的,因此商家对这种回答已经不再相信。

《投资者报》还在团宝总部的办公室看到,只有几位员工在工作。有员工对《投资者报》表示,如今只想拿到工资,等处理完商家结款后就走人。一位团宝的离职员工告诉,在职同事办离职的时候遭到拒绝,不给盖章,于是与人事经理吵起来。

之前,曾不断传言团宝要从联合大厦整体退租,众多商家和外地的离职员工担心讨债无门。为此,曾致电联合大厦物业方咨询此事,物业方的一位工作人员在中告诉:团宝没有整体退租,只是有两间办公室因为到期而不再续签,另外几间团宝还在租赁。

另有消息说,团宝这次融资7亿元,但是这遭到了众多人士的质疑。一位团宝的前总监告诉《投资者报》:团购站风光的时候,团宝才融到2亿元,现在怎么可能融到7个亿?

传发薪当日团宝账户仅剩18万

虽然不少人士不断质疑团宝的再融资能力,但是还是有不少员工在2月7日当天领到了团宝发放的工资。

团宝北京总部的离职员工小谢告诉,自己拿到了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的工资,但并不满意。工资是发了,但是拖欠工资近1个月的补偿金没有,公司的社保不给交,但钱照样从工资里扣了。小谢对无奈地表示。

但是相对外地的离职员工,小谢还算是好的。据《投资者报》调查,外地分公司的员工也是被团宝拖欠两个月的工资和补偿款,但是如今只发了12月份的工资。

一位离职的团宝分公司经理告诉,确实部分外地员工拿到了一个月的工资,另外一些经理层的管理人员也拿到了工资。团宝人力资源总监承诺,工资会陆续发放,但是也有一些没有拿到的。

据了解,目前还没有拿到工资的员工多属于第三方劳务派遣。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外地的跟第三方劳务公司易才签的合同,可能先要打给易才,再由易才下发,时间或许会推迟一两天,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先稳定北京的,外地的毕竟山高皇帝远。一位团宝前总监如是说道。

虽然团宝发放了员工的部分工资,但员工对团宝后续的还款能力还是有颇多质疑。一位团宝前大客户经理告诉,团宝当天发放工资的钱就 是团宝页面上那些项目1月份卖的钱,大约200万元左右,当天发完之后团宝的账户就剩下18万元了,所以当天商家堵着财务经理也没用。换言之,团宝 当天发放给员工的钱就是消费者的预付款,而非融资所得。

对于上述消息的真实性,《投资者报》多次致电任春雷以及团宝高层求证,但是均是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不过,上述团宝离职总监告诉,从去年7、8月份开始,团宝就开始动用消费者的预付款维持公司运营。那个时候就开始给商家打款缓慢,到了11月份更是一拖再拖。

未收到欠款商家仍将讨债

2月10日下午,有一位北京商家告诉《投资者报》,已经收到了团宝的欠款。随后,拨通了4位与团宝有合作的北京商家的,其中有 3家都已收到团宝的转账,涉及金额约10万元。北京某量贩式KTV负责人明确告诉《投资者报》,已经收到了团宝所欠的款项1万多元。

据了解,这些商家正式是2月7日团宝上班当天登记的商家。据上述这位商家表示,当天大约有36家左右进行了登记,团宝承诺在2月10日之前会把欠款打到账户上。

为此,拨通团宝负责财务的朱经理,想进一步了解的团宝对商家款项的发放情况,但其以现在不方便接拒绝了采访。

据调查,目前只有北京部分商家接到了欠款,北京以外的部分商家并未收到欠款。不过有外地商对表示,曾接到团宝的,说统计欠款情况,承诺当周之内会付款。王星(化名)就是其中一位,正在读大四的他是自主创业。

去年12月份的时候,开始和团宝进行合作,但只合作了一期,卖了有8000多元,团宝就开始拖欠资金。之后和我们对接的业务员离职,团宝 又派了一个,但没过多久,这个业务员也离职了。于是打给团宝总部,但总打不通。王星对表示,近又接到了团宝的,登记了一下资 料,并承诺在2月10日之前打款。

由于只有少部分商家收到了欠款和接到了,所以大部分商家的讨薪之路还在继续,而这些商家的耐心正在消磨殆尽。

一位外地的商家对《投资者报》表示,正在联合其他商家准备走法律程序讨债,并且已经咨询了律师。IT法律专家赵占领告诉《投资者报》,目前还有商家和离职员工向他咨询讨薪的法律问题。

消费者或将加入维权大军

深陷欠款门阴影的团宝目前正在设法慢慢走出,但已经很难再回到过去的风光时刻。因为员工、商家以及消费者对团宝的信任度已经降到了历史。

虽然团宝表示在还清员工与商家欠款后,将继续专注团购,并会调整模式,比如不收商家佣金,只提供信息展示,甚至消费者直接与商家进行交易等, 但这并未打动商家。北京一位商家对《投资者报》表示,虽然收到了团宝给的欠款,但今后不会再与团宝甚至任春雷开的任何公司进行来往,因为团宝已经失 掉了信任。

这位商家告诉,这几天,偶尔还有消费者拿着团宝的消费券来我们这里要求消费,但是被我们拒绝,我们解释半天,消费者对这些也不能理解,对我们发脾气。这对商家在口碑和信誉上造成了一定伤害。再说,北京有很多团购站,我们还有很多别的合作机会。

相对于商家,许多团宝的员工至今还是很留恋那时的工作。其实我们大家对团宝还是有感情的,以前有更好的地方挖我们,我们都没有去。我入职的时候团宝还是强大的,大家也很有激情,薪水也很高。团宝杭州分公司一位业务主管这样对《投资者报》说。

但是团宝突然对员工的强制裁员让很多员工伤心。北京总部一位离职的总监告诉:很多人都不愿离开,但是都被强制裁员了,这一点是很不让人 接受的。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来说,能有一群愿意跟着公司同甘共苦的员工是宝贵的财富,也是成功所必须的元素,可是到后期把这些东西都拿掉了。

团宝分公司的一位张姓经理曾经一手把分站建立起来,谁知去年年底的时候,接到公司调整通知,让把手下的员工裁掉。但是在裁掉员工一周后,自己 也被裁掉了。如果任春雷说我有困难,你的工资暂时发不出来,等我有钱再说,好聚好散,我甚至工资可以不要。但是让我把员工裁掉之后,再让我离职,这是对 我的不信任。

而消费者对团宝也是越来越失望。因为团宝在出现欠款风波的前后,还有不少项目没有撤下,所以导致许多不明真相的消费者继续在团宝上购买商品和服务。

目前,在络上,已经有不少消费者投诉团宝和商家。对于这种情况,这些已经和团宝终止合作的商家表示很无奈,在采访过程中,有不少商家对《投资者报》表示,希望媒体呼吁消费者暂停在团宝上的购物,同时希望政府部门加强对团购行业预付款行为的监管。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员工和商家追债维权之后,消费者或将加入维权者之列。

岩棉复合板
杂物盒
温室内外遮阳系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