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戮与守护(求打赏)

时间:2019-09-26 00:50: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戮与守护(求打赏)

第一百五十九章杀戮与守护

“是不是有些过了?”

“不!”鸣人的神色变得坚定,“一点都不!”

孙科仇地阳指指孤星孤孤

无情的双眸望着破灭诀内的一切事物变为齑粉,一切有形的物质都被切割,他们永久的消失在眼前。

“你......你是恶魔!”

那位上原家族的族老双眼赤红,望着他们的族长还有一些优秀的家族子弟尽数被泯灭,嘴唇轻抖着,他冲着鸣人怒吼。

破灭诀虽然覆盖了很大的区域,但还是有不少的上原家族忍者得以生还。

艘远地远孤通指闹最情岗独

此时的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再战斗的意志。

“等你们还在木叶的那位小公子回来,告诉他让他安生点。胆敢觊觎我的女人,这只是一个警告。”鸣人冷冷的说道,眼睛眨也不眨,“你是上原家族的族老,应该明白这其中的一切。”

那位老者呆愣在原地,身形不住的颤抖。两行浑浊的泪水自眼眶流落。

地狱三头犬用爪子拨弄着一只手套,正是之前上原家族的族长戴着的那副,只不过现在就只剩下一只。

敌科科仇孤主显孤岗故考孙

“这铁疙瘩还挺硬。”

鸣人的注意力被地狱三头犬吸引过来:“地狱三头犬,干的不错。这是一件很罕见的忍具,正好给无名当武器。”

后远科科冷诺指阳岗战星

“原来如此,你扮作僧人潜入上原家族为的就是这个东西?”地狱三头犬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道。

那上原家族的族老瞪大眼睛,手指头指着鸣人:“原来是你,原来是你,这一切都是你!”

“没错,哦,忘记介绍了,我的名字叫做波风鸣人。你们中的某些人应该知道我。”鸣人转过头轻轻一笑,但在那位族老的眼中是极为恐怖的笑容。

试问,谁在做出这样残忍的杀戮之后还能如此冷静的笑出声来?

只有疯子!

这时,上原家族的一名黑衣人揭开自己的面具,露出那张令所有生还的上原家族族人熟悉的脸庞。

“族......族长大人。”他们像是找到主心骨,脸上的麻木惊愕在短时间之内转变为惊喜。

“波风鸣人,没想到令上原家没落的竟然是你!”

没错,那人正是上原家族原来的族长大人。

也是五年前去往木叶同日向一族交换日向日差尸体的那个中年人,原上原家族掌舵人。

敌科仇科孤主诺月星太由恨

“上原族长,就此告别。”

鸣人话毕,转身一步一步离开这里。

地狱三头犬跟随在鸣人身边,破灭诀已经结束,留在那里的只是一道巨型的坑道。

上原家族的忍者们用仇恨的目光盯着鸣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中,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上前。

“从离开云隐村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上原家族。可叹我们这群老头子头晕眼花,我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族长大人您责怪我吧。”上原家族的那位族老坐倒在地上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戮与守护(求打赏)

,眸子里只余麻木。

中年男子一言不发,当初他是极力阻止上原萨裕太前往木叶向日向请求联姻来增强两村之间联盟成功率的决议的,只可惜家族之中反对他的声音很大。

迫于众族老还有新任代族长的压力,他不得不退出家族权利的核心。

到现在,家族的忍者数量十去**,家族驻地被毁,中坚力量的丧失使得上原家族完全成为历史。他却也重新成为这个残破的家族的族长大人。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只因为我们没有实力,我们没有能力守护自己的亲人,守护自己的家族。”他的指甲深深嵌入手掌,刺破,然后有鲜血缓缓流出,“弱者没有说话的权利!这就是无情的铁律!啊!”

“族长,您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所有的家族子弟集聚一起,紧紧的盯着他们的族长。

艘科地科冷通主闹最诺故术

弱者没有说话的权利。

所有人都被这句话深深刺激到了。此刻的上原家族,几欲癫狂!

长久的沉默之后,粗重的喘息声缓和下来。

男子望着家族驻地上的坑道,沉声说道:“统计族人死伤情况,聚拢剩余族人,我们回云隐村!”

敌不地不月主指阳最学艘接

“我们都听您的!再也不违逆!我们的家族一定会有再度崛起的那一天!”眼前的这些年轻子弟,仇恨的眼睛深处,那一丝丝从未断绝的希望之光绽放。

男子的目光从迷茫转向清醒,多了些什么的东西!

远远的,望见鸣人的身影,八云就冲了过来。

狠狠的撞进鸣人的怀抱,贪婪的呼吸着鸣人身上的气息,八云脸庞有湿润轻轻滑落。

“鸣人哥哥,你是坏哥哥!我再也不要为你担心!以后你要做什么事情必须把我带上!等待的滋味太煎熬了!我不要这样!”八云把头埋在鸣人的胸膛,边捶打着鸣人边喊道。

鸣人的目光变得柔和,抚摸着八云柔顺的头发,口中下着保证:“不会了,不会了。我会带着八云。”

无名的目光与鸣人对在一起,他轻轻点头。

身后,狼群缓缓走出。

“还有我。”鸣人听到无名对自己说道,“你不够朋友。”

敌不科远孤指通闹岗独月方

鸣人愣了一下,哈哈笑了起来。

“给你这个。”鸣人把一个拳套丢给无名,“送你的礼物。”

无名很痛快的收下了,没有半分矫情。

“我想,鸣人你这一次行动应该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吧。”地狱三头犬调看一声,“即使在冥界,灭人一族的行为都是十分罪恶的!”

“第一,这里是人世间。从平安时代开始就为这个世界浴血奋战不止的阴阳师可以消泯在历史的白卷之中,为什么这么一件小事不会被人们遗忘?不出百年,甚至只是几十年的光阴,人们便会遗忘。”鸣人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弧度,如是说道。

“第二,我并没有灭他们一族。虽然使用了破灭诀这类的阴阳禁术,但我可以控制好范围,真正斩杀的敌人并不多。我给他们留下了延续的种子。”鸣人扬起头,眼神在深重的大山顶峰徘徊。

“那现在呢?”地狱三头犬询问道。

鸣人似笑非笑的望向他:“你说呢?”

“我们去死亡沙漠!如果可以一劳永逸,那就把魔主的威胁彻底解决!”鸣人眸子深处有一抹厉色流出。

“我以为你忘记了。”地狱三头犬揶揄到。

“我可是阴阳师。如果我放任不管,一旦魔主突破死亡之海底的封印,这个大陆还有谁可以阻止他?到那时,就算是我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我不会给他们伤害我所珍爱的人的机会!”

有人在贵州银屑病医院治好吗
到贵州银屑病医院怎么坐车
去贵州银屑病医院怎么坐车
到贵州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去贵州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