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大水叔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9:10: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大水叔出生于一九六三年农历五月。大水叔出生的那些日子正好赶上阴雨连绵,暴雨不断,要城水库决堤。从小大人们就逗大水叔,说他是大水漂来的。因此人们就呼其为大水,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大名。他是我的堂叔,我就称他大水叔了。  (一)  大水叔比我大两岁,他从小就喜欢当官,但一生在家里也只落了个五把手。童年时期的大水叔,只与我们几个比他小的孩子们在一起玩耍。当然他在我们这帮人里,就是行政长官。大水叔经常对我们发号施令,别说,当时我们这几个还真是听他的。  白天我们几个跟随大水叔,为生产队割草。晚上跟着大水叔到处瞎逛。  他干活很利索,每次他都是很快把筐子割满。并且只要他把筐子装满,我们谁也就不准再割,必须陪着他一起玩耍。说真的我们也都乐意玩耍。到底都是些孩子,一开始游戏,割草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到了饭时回家的时候,我们的筐子大多都装不满。为了掩人耳目,我们几个只好把筐子下面用棍子撑起来。但这些小把戏,怎么能瞒过打假经验丰富的饲养员大叔呢。所以我们每次都会让饲养员大叔给训斥一顿。每当我们挨训时,我大水叔就独自背着筐子,笑盈盈的回家了。  我的童年时期,一个月顶多看上一两场电影,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电视,更没有电脑了。所以晚上睡不着,只好去大街上跑着玩。什么时候玩累了,带着浑身泥土回到家里,衣服也不脱,倒头便睡。  有一次大水叔告诉我们,东边生产队的菜地里有奶茄子,又嫩又甜,等到晚上去偷。  没想到刚进入菜地,就被看菜的老爷爷发觉了,大水叔命令我们往回跑,他却躲在了庄稼地里。等老爷爷一瘸一拐的追我们去了,他返回菜地很快摘了一裤腿茄子,光着屁股绕道回家了。我们几个被追的丢盔卸甲,鞋子都跑丢了,他却满载而归。  到了夜长的冬季,晚上大水叔经常带着我们,去找别的小朋友打土坷垃仗,只要那次胜利了,我大水叔就会趾高气扬的,用手指点着被抓的“俘虏”进行训话。就好象是李向阳教训汉奸一样。如果仗打败了,我们再找大水叔,早就无踪无影了。你别说我大水叔跑到真快,一般人根本就追不上他。有一次他把一个外号叫“尿盆”的家里的尿罐给砸坏了,当尿盆叫骂着把我们逮住,讯问是谁干得的时候,回头看我大水叔,已经消失在夜幕中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家长对孩子们的学习也开始重视了。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也就不再跟着我大水叔玩了。一直到我师范毕业,回村当了孩子王以后,才跟我大水叔接触的多一点。  也不知什么原因,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大水叔谁都不怕,偏偏就怕我,而且怕的要命。只要我说出的话,不管对错,我大水叔肯定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  (二)  成年以后我大水叔个子不大,在一米六八左右,很瘦小。但他非常喜欢吹大话。只要一张嘴就是,谁敢惹我就把头给他砸到肚子里去。你别说我大水叔,摔跤还真有一手,我没见过谁是他的对手,他的手脚特别麻利。不过他也就会那一招,叫黑狗钻裤裆,却是防不胜防。  我大水叔喜欢跟人动手,但也没少受别人的气。有一次大队组织维修河堤,每家都要出义务工。监工的是王副村长,王副村长依仗家族人多势众。所以在村里横行霸道,整天总是骂骂咧咧的。  有一次我大水叔到河堤对过大便,被王副村长看到了。王副村长便破口大骂。什么懒牛上套不拉就尿啊,什么王八羔子转杂种一辈儿不如一辈儿啊。老娘、娘、姑姑、姨、祖辈三代,没有他骂不到的。总之什么难听骂什么。这下可惹恼了我大水叔。大水叔也不还嘴,笑眯眯的来到王村长跟前。王村长正骂的起劲,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大水叔竟敢对他动手。我大水叔一个黑狗钻裆就把王副村长高高举起,然后在河堤上就地转了一圈,撒手就把王副村长给扔到了河堤下。  这一来可不得了了,正好被王副村长的弟弟看到。王副村长的弟弟领了七八个人,拿着铁锹,棒子就冲了过来。我大水叔一看不妙,撒腿就跑。我大水叔的腿细的象麻秸棍一般,但跑起来还真快,远远的把那几个人甩在了背后。  我大水叔跑回家后,从屋里拿了把刀子。对我胖婶说,你以后自己照顾自己吧,我去跟他们拼命。吓的我胖婶连拉带劝,但越劝我大水叔的劲越大。  当我大水叔打开屋门,看到追赶他的人拿着家伙大嚷大骂着来到院子里时。我大水叔脸色大变,赶紧把屋门关上。并告诉我胖婶千万不要让人进来,否则他就没命了。然后拿着刀子钻到了床下。  闻讯赶来的邻里好不容易才把王副村长的弟弟一帮人劝走。  我大水叔确信人走远了,就从床下爬了出来。屋门敞开,窜到院里,举着刀子大喊大叫。不要人管,一定要跟他们拚个你死我活,把他们的脑袋一个一个都弄到肚子里去。  邻里们见我大水叔又蹦又跳的,没有一个人过去劝说,都笑着摇着头走开了。我大水叔见一个人也没有了,就把刀子放下,来到厨房里,喝了瓢凉水回屋自行睡觉去了。  这件是王副村长并没有完,由我出面,王副村长看在老支书我的父亲的面子上,才算罢休。  (三)  我大水叔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听新闻,不管再忙新闻节目不可错过。开始他买了个带有耳机的小型收音机。真是爱不释手,吃饭也听,走路也听。什么时候见我大水叔捂着耳朵,低着头,皱着眉,行走缓慢,那肯定是在听小说或者是新闻;如果我大水叔昂头挺胸,笑容满面,手舞足蹈,那不是在听相声就是歌曲;如果我大水叔面无表情,嘴在嘟囔,骂个不停,那听到的肯定是广告了。  有了电视以后那就更不用说了。中央新闻联播,省、市、县新闻。那家新闻什么时间播放,主持人是谁,那个主持人说的好,等等。那就得问我大水叔了。  我大水叔对国家政策,各级主要领导人是谁,比我清楚的多得多。就这么说吧,中央、省、市级主要领导,县级部分领导,乡级全部领导,以及县级一下的主要部门(如农行,公安局,税务局,财政局,文教局,派出从,法院等)的主要领导的基本情况,我大水叔都是了如指掌。而且都能经得起考证,我就纳闷我大水叔是从那得到消息,并且好多领导他好像都能攀上亲,拐弯抹角的我都分不清是什么亲戚了。  有一次在放学路上我大水叔碰到我。大水叔笑眯眯的来到我跟前,用手捂着嘴巴在我耳边低声说,他与教育局的张局长能攀上亲戚,让我有事找他。并且临走时告诉我,这事不让我告诉别人,他不想管闲事,不是自己人就不会给我说的。不过我很清楚,只要在街上看到我大水叔跟人窃窃私语,那说的内容都差不多。只是对不同的人,说的部门不一样而已。做买卖的肯定说的是工商税务,跑车的肯定说的是交通局,想告状的说的就是法院了。但大水叔说了多少年也没听说他跟谁帮过什么忙。后来在大街上有人见我大水叔想说悄悄话,不等他开口,就先抢着说道,有事找你,请你帮忙。我大水叔,见人家不乐意听,也不强求,马上笑眯眯的走开。  尽管他没给人帮过什么忙,但人们在他面前,总会说,有事记着找大水。我大水叔听罢,只是抿着嘴笑,不予可否。  别说我大水叔,真帮了我堂弟一次忙。不过是帮了个天大的倒忙,以至于我大水叔见了我那堂弟妹就躲。  我的一个堂弟妹,计划外怀孕七个多月了,东躲西藏的。后来通过我的干涉,给村委某个领导交三千块钱,就不再追究,事情我都说妥了。没想到在大街上我堂弟遇见我大水叔,正好说起这件事情。我大水叔说他与一个副书记是上下届同学,五百块钱准能办成。我堂弟正愁着没钱,就等大水叔的消息。既然能省钱,我就不再插手这件事,否则弄不好会费力不讨好的。没想到在我答应送钱的第二天晚上,我堂弟妹被村里强行拉到县医院做了流产手术。为这事让我胖婶把我大水叔骂了个狗血喷头。从此,我大水叔再也不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跟那个领导有什么关系了。  (四)  我大水叔二十六岁结婚,我胖婶比我大水叔小五岁。但我胖婶身高体壮,吃的是彪大肉肥,走起路来两个屁股都带风,所以我就直呼其胖婶。自从两人结婚后“战争”就没有停止过,胜负参半。  大水叔感到理亏时,再大的委屈也能受,否则屁一点事也会没完没了。要不我胖婶经常对我说,你大水叔还不如个娘们。  有一次大水叔在看新闻。胖婶做馒头,为了节省时间,胖婶就让大水叔把锅放到火上去。大水叔很麻利的完成了任务,但忘了放水。当胖婶去放馒头时,锅底烧了个大洞。胖婶连喊带骂的,用板凳去砸电视,没想到正砸在大水叔的头上,血顿时淌了下来。这下可把我胖婶吓坏了,馒头散了一地。大水叔什么也没说,赶快用手巾捂着伤口自个跑到诊所,缝了五针。人们问怎么搞的,他也不避讳,就告诉众人真相。大水叔立刻就被同情的目光所包围。我大水叔也不多说,只是抿着嘴乐。  还有一次我婶子骂儿子,骂了句王八操的。大水叔不认了,认为是在骂他,就跟我婶子闹得没完没了。两个人,来到我家的族长面前让族长评理,理由就是我胖婶为什么骂王八操的,而不骂王八下的。我跟族长是隔壁,正好在门口听了个正着,把我气的大喊快滚。当我气冲冲过去时,大水叔早就逃之夭夭,只有我胖婶一个人在那里哭泣。  说实在,我胖婶有时候250的劲特大。时间常了,我大水叔真的受不了了。骂,骂不过我胖婶。打吧,舍不得。别说我大水叔还是真有办法。  有一次放学回家,路过我大水叔家的时候,听到我大水叔家里非常热闹。  我大水叔正从房顶上往下跳呢,嘴里喊着不活了。我的一个堂兄死活的拽着不让,我胖婶在房下哭着说好话。但我大水叔就是不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大水叔越蹦越高。我来到胖婶面前,问到底怎么了。原来因为浇地没有占上井,两个人互相埋怨,互不相让。我大水叔就爬上房顶,要跳房自杀。这下可把我胖婶吓坏了,赶快叫人劝解。  真丢人啊!把我气的,在下面大声喊道,你快滚下来。大水叔看到我来了,也不蹦了,也不跳了,顺着梯子爬了下来。但我看的出大水叔很不高兴我。他下来什么也没说,撅着嘴昂着头往屋里走去。  还有一次弄得更玄乎,让人哭笑不得。一天早晨我大水叔想喝米粥煮红薯,我胖婶做的是稀饭。气的我大水叔饭也没吃,床也没起。当中午我胖婶从外面回来时,闻到家里的农药味特别大。跑到屋里一看,我大水叔躺在地上,旁边放着一个乐果瓶子,嘴里吐着白沫,在不住的呻吟。我胖婶吓的腿也软了,喊救命的声音也变了调。我小堂叔听到喊救命,就赶快跑了过来。  我小堂叔一看当时的情况,很有经验的从茅坑挖了一瓢茅稀。我婶子掰着我大水叔嘴就往嘴里罐。我大水叔一看来真的,吓的坐了起来。对我小堂叔说,他只是吓唬我胖婶,只是把乐果倒在了身上,没往肚子里喝。他越这么说,我胖婶哭的就越厉害。但终茅稀没有灌进嘴里,弄了满身臭气。堂叔和后来赶上的乡邻,不由我大水叔分说,把我大水叔送到县医院。  尽管我大水叔对医生说他没有喝农药,但很快还是洗了肠胃,办了住院手续。第二天科主人来查房,我大水叔告诉科主任他没有喝药,让他出院吧。被主任数落了一顿,没喝药把你送到这里,你家人有病啊。  大水叔见跟谁说也不管用,看了看周围,这么大个病房就他一个病号,里面很安静,有种住五星级宾馆的感觉。住就住,正好借这个机会休息几天,尝尝被伺候的滋味。  主任把我婶子叫到主任室。告诉我婶子,这次多亏了家属送的及时,医院设备先进,尤其是医生医术高超,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但中毒反弹性很大,如果不抓紧治疗,一旦反弹就无法挽回。  我婶子表示,一切都听医生安排。  我大水叔在医院住了七天,住院费花了三千五百块钱,请客吃饭花了八十,自己吃饭花了七十五,在医生的暗示下,给医院送了一幅写着“医术精湛,起死回生”的锦旗花了五十,再加上车费的三十块钱,一共开支三千七百三十五元整,相当于我大水叔一年的全部收入。把我大叔心疼的,好长时间没出过门。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难言啊。  但是你别说,十多年来我胖婶再也没有跟我大水叔拌过嘴了。我胖婶说的也有道理,我大水叔真的有个好歹,她和孩子就不能过了。  (五)  我放学必经之路有个热闹的小院,里面有下象棋的,打麻将的,对骨牌的,还有说废话的。我放学或者节假日闲得无聊,也喜欢在此小憩。  我大水叔没活干的时候也常来这里凑热闹。  只要大水叔一来,大家就找到解闷的话题了。别人都是叔叔侄子开玩笑,他可好,什么辈分的人都跟他开玩笑。当然玩笑的内容离不开他的丑事。什么钻床底啊,跳房啊,喝农药啊,罐茅稀啊等等。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大水叔,我大水叔总是笑盈盈的,好像那些都是些什么光彩事儿。  不过,我大水叔只要见我在那儿,就什么也不说了,甚至转一圈就干脆走开。有时候人们不想他听嘟囔了,就喊道校长来了,我大水叔马上就会把剩下的半截话咽回去,把脸憋得通红。   共 76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积液不孕,原来是这些原因导致的,你知道吗?
哈尔滨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理财 微店怎样开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