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建立金融强国是中国经济崛起不可忽略的软实

时间:2019-12-05 09:21:1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建立金融强国是中国经济崛起不可忽略的"软实力"

金融创新和金融力量在历史上大国崛起进程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有那些经验和启示值得我们借鉴?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具有重要现实和战略意义的问题。回顾和分析西方经济霸权的兴衰史,从17世纪到20世纪初,荷兰、英国和美国是三个有代表性的国家,其崛起进程中金融创新和金融力量对经济的引领和加速作用,有利于挖掘加速中国崛起进程的启示。

高效与健全的金融体系促进荷兰成为17世纪的世界经济霸权

高效和健全的金融体系为17世纪荷兰的崛起并称霸世界奠定了重要基础,成为荷兰确立世界经济霸权进程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荷兰高效和健全的金融体系首先得益于1609年成立的阿姆斯特丹银行,它是一家公有银行、存款银行和汇兑银行。阿姆斯特丹银行的成立是17世纪西欧金融发展和金融创新的一个重要方面,它对荷兰经济崛起的特殊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它在17世纪的银行编年史上提供了一种少有的安全和便利,这种安全和便利使得阿姆斯特丹迅速成长为欧洲储蓄和兑换中心,为荷兰的对外贸易扩张提供了极大的便利。1609年以前,内外硬币的混乱给荷兰贸易和经济发展带来了诸多不利影响,荷兰迫切需要一个稳定的货币体制。在这种情况下,阿姆斯特丹银行应运而生。与之前出现的银行相比,阿姆斯特丹银行能够提供高质量的银行货币,其银行账户持有者可以随时处置自己在银行账户的结余,这使得阿姆斯特丹银行提供的银行货币和票据具有高度的安全性与便利性。安全性和便利性使得阿姆斯特丹银行成为地区商业首要的清算银行,随着对荷兰货币日益增加的信心和阿姆斯特丹世界贸易惊人的扩张,阿姆斯特丹银行开始具有国际性质。通过国际支付的集中,阿姆斯特丹银行在17世纪期间发展成为世界性的重要票据交换中心。晚到1660年,阿姆斯特丹无可争辩地成了一个多边支付体系的核心角色,并且一直保持到1710年。

其次,阿姆斯特丹银行为17世纪荷兰成为世界贵金属贸易中心做出了重大贡献,而掌握充足的贵金属储备是中心国家互相竞争中的一个关键因素。阿姆斯特丹银行参与贵金属贸易的优势在于其总是备有各种各样的贸易货币,因而能比金属货币厂提供更快捷的服务。1640年后,阿姆斯特丹成为世界贵金属贸易中心,而阿姆斯特丹银行正是这一贸易的主要参与者。繁荣的贵金属贸易,极大地便利了荷兰对外贸易的扩张,因为在当时英-荷波罗的海的贸易竞争中,荷兰对白银强大的供给控制能力是一种优势,它使得荷兰人开始侵吞英国商人在其英国本土上的商业利益。1683年,为了给予阿姆斯特丹银行贵金属贸易新的推动力,阿姆斯特丹银行建立了一个凭金银块或硬币提供6个月银行货币贷款的制度,这一制度创新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一制度的成功,推动了荷兰经济和金融的进一步对外扩张。它确保了阿姆斯特丹世界首要贵金属货币市场的地位,繁荣的贵金属贸易使得阿姆斯特丹的国际汇兑交易获得了特殊的优势--阿姆斯特丹的汇率非常稳定,而汇率的稳定又进一步巩固了它在国际贸易中的主导地位。此外,能够立即获得大量的金银金属货币对于开展票据贴现和其他信贷业务来说都是一个优势。因此,繁荣的贵金属贸易保证了17世纪荷兰货币和信贷的活力。

荷兰高效和健全的金融体系还体现在金融市场方面,阿姆斯特丹被誉为"17世纪的华尔街"。1609年,世界上家证券交易所在阿姆斯特丹成立。到17世纪中叶,阿姆斯特丹已成长为欧洲的股票交易中心,其证券交易所已经类似于现代证券交易所,不仅存在着买方与卖方之间的直接股票转让,而且也存在着通过证券经纪人进行的间接股票转让。当时已产生了期货交易,产生了"多头"与"空头",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的贸易方式,每年买卖大量的白兰地,但从来不发生货物的移交,买方与卖方的盈利或亏损都取决于在约定的交货日子白兰地的价格。

阿姆斯特丹银行和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的设立,加速了荷兰的货币流通,而阿姆斯特丹随之拥有的国际清算中心、国际贵金属贸易中心和欧洲股票交易中心的地位更是极大地促进了荷兰货币的流通。货币资本流动性的加速使得荷兰的利率比其它欧洲国家都要低得多,有效地支持了荷兰贸易和经济的高速扩张,这是17世纪荷兰迅速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整个17世纪期间,荷兰的利率降低了一半多,而在欧洲其他金融市场如英国和法国的金融市场上,尽管利率的变动趋势也是下降的,但这些国家从来没有把利率降到足以与荷兰进行有效竞争的程度。

与此同时,国际清算中心、国际贵金属贸易中心和欧洲股票交易中心的地位,使得阿姆斯特丹迅速成长为国际金融中心,荷兰货币也逐渐成为世界贸易中广受人们信赖的货币。荷兰开始在欧洲范围内发行货币,享用铸造货币所带来的巨大收益,阿姆斯特丹的10名或12名头等批发商聚会研究-项信贷业务,他们当场能够让2亿多弗罗林的纸币在全欧流通,并且比现金更受欢迎。没有一国的君主能办到这样的事。这种信贷使10名或12名批发商能够放手在欧洲各国施加影响。这种强大的金融控制能力,保证了荷兰在崛起进程中与其它强国进行竞争时占有巨大优势。在17世纪,法国和英国是荷兰面对的两个有力的竞争对手,但这两个有实力和荷兰进行贸易竞争的国家却都被置于荷兰的控制之下,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就在于荷兰强大的信贷能力。阿姆斯特丹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使得阿姆斯特丹成为当时欧洲着名的短期和长期信贷供应者。在17世纪下半叶,北欧与西北欧的贸易、包括英国与波罗的海之间的贸易所需要的大部分资金都是由阿姆斯特丹提供的。在同法国、英国的贸易竞争中,荷兰这种强大的资金供给能力立即转化为强大的控制能力。整个17世纪期间,荷兰商人一直充当了法国和英国进出口贸易的中间商,荷兰商人通过信贷手段能够随意改变贸易政策。

英国利用国际金本位制维系其在世界资本主义的统治地位

(一)英国"金融革命"与英法争霸

17世纪后半期,荷兰人的霸权受到了英国人和法国人的有力挑战。面对逐渐衰落的荷兰霸权,从1689年开始,英法两国为争夺政治经济优势地位和殖民地而进行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斗争,直到1763年英国取得胜利而告终。在17世纪末英法争霸初期,法国其实处于优势地位。1689年时,相比英国,法国显得更为强大,因为法国拥有4倍于英国的人口和更为强大的军队,它还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优良的港口和海军基地,更为重要的是法国的工业生产在持续增长,而英国的增长速度却减缓了,所以,从1689年开始英国开始面临着一个远比以前的西班牙或荷兰更为可怕的强敌法国。但英国却终取得了这场号称"第二次百年战争"的胜利,正如许多学者所认为的那样,始于17世纪90年代的英国"金融革命"是英国取得英法百年斗争胜利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钱是战争的支柱,在战争时期,国家不仅需要更多的钱,而且需要立刻将钱筹集起来。因此,一国的财力和筹集资金的能力成为决定一国战时成败的关键因素。英国取得英法百年争霸的胜利,离不开伦敦发达的金融市场的支持。伦敦的金融市场是随着英法战争早期政府的庞大融资需求蓬勃发展起来的,1695年,皇家交易所就已买卖公债以及东印度公司和英格兰银行的股票。随后,阿姆斯特丹资本市场的各种交易方法都在伦敦再现,到18世纪后半期,伦敦的资本市场开始超越阿姆斯特丹的资本市场,确立其支配地位。伦敦金融市场的繁荣,扩大和深化了政府债务市场,英国政府发行的债券越来越受外国投资者欢迎,其融资成本也大大降低。与法国相比,英国可以较低的利息筹集到更多的资金,1752年到1832年期间,法国政府支付的公债利息基本都是英国政府公债利息的两倍以上,较低的利息负担使得英国可以筹到更多的钱用于建设庞大的海军和国力的发展。

(二)英镑的稳定与英国的强盛

"英镑的稳定是英国强盛的一个关键因素"。英镑的稳定与两个因素有关。一个因素是金本位制的确立。1816年,英国制订"金本位制度法案",在世界上首先实行了金本位制。但英镑其实从1717年就已与黄金挂钩,因为那年英国将金价定为3英镑17先令10.5便士。另一个因素是前述英国"金融革命"中成立的英格兰银行。英格兰银行对英国崛起的重要意义不仅在于其早期政府债务业务使得英格兰能够在整个18世纪的战争中一次又一次地打败法国,还在于英格兰银行是现代中央银行的"鼻祖",它为英国崛起过程中金融和经济的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1844年的《英格兰银行条例》赋予了英格兰银行基本垄断货币发行的权利,是其成为中央银行的决定性一步。1872年,英格兰银行开始对其他银行负起在困难时提供资金支持即"贷款人"的,确立了"银行的银行"地位。由此,英格兰银行转变为"发行的银行、银行的银行、政府的银行",成为世界上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央银行,对世界其他国家中央银行制度的建立产生了重大影响。由此,现代银行体系在英国首先确立,英国政府通过英格兰银行能够在发生金融危机或恐慌时迅速向困难金融机构提供清偿手段,维护英国金融和经济体系的稳定;此外,英国政府通过英格兰银行还可以有效地调节国内货币流通与信用活动,支持经济的高速发展。

(三)国际金本位制度与英国支配世界金融体系

凭借一个高效的公共信用和货币体系,一个相当规模的金融市场,一个旨在稳定汇率的金本位制度,再加上英国是世界政治经济大国,英镑逐渐成为全世界普遍接受的国际货币,伦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但这时世界各国不同的货币制度阻碍了英国的对外投资和国际贸易的扩张,金本位还只是英国的货币金融制度。因此,英国凭借其经济、军事优势,在国际经济交往中对许多国家的货币制度施加影响,促成了国际金本位体系在19世纪70年代的终形成。

国际金本位制度的建立,确立了英国世界金融霸主地位,英国支配了世界金融体系,直到该体系在1914年崩溃为止。该体系一方面为英国在世界各地的经济扩张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条件,英国开始赚取大量无形信用收益--商业佣金、海外汇款和来自投资等方面的收益。1914年,英国境外投资总值居各国之首,约占西方国家对外投资总值的41.8%,英国从海外投资中获得了高额利润;另一方面,英国通过英格兰银行管理着世界金融体系,维护其金融霸权。 支撑美国超级大国的三大重要支柱

(一)金融市场:不同时期承担不同的历史使命

美国拥有世界上为发达和先进的证券市场,它拥有世界上规模的证券交易所--纽约证券交易所。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792年,回顾美国证券市场二百多年的发展历史,证券市场在美国经济腾飞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南北战争期间,华尔街革命性地向公众发售战争国债,帮助北方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战争融资,使之终战胜了在财政方面陷入困境的南方政府。在的工业化进程中,以JP摩根为代表的华尔街人为美国一举成长为世界的经济实体筹集了所需的巨额资金,有利地推动了由铁路带来的次重工业化浪潮。以JP摩根为代表的华尔街人在金融市场恐慌或银行危机时期还数次充当了中央银行贷款人的角色,成功地挽救了美国,使其数次免遭金融灾难。而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获得的巨大经济利益,以及近年美国高科技产业的兴起都离不开证券市场的大力支持。可以说,在美国经济发展和腾飞过程的每一个阶段,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证券市场承担了不同的历史使命,在很大程度上,华尔街推动了美国从一个原始而单一的经济体成长为一个强大而复杂的经济体。

美国同样拥有全球规模的金融衍生品市场,2006年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合并成立新的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其市值超过纽约证券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成立于1848年,1865年该所用标准的期货合约取代远期合同,标志着现代意义上的期货交易诞生。美国作为世界衍生品市场的发源地,其衍生产品的创新远远走在世界前列。1972年,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率先推出外汇期货合约,标志着金融衍生品的诞生。随后,美国金融衍生品市场创新不断,基于汇率、利率、股票之上的金融衍生品如货币期货、股票期权、货币互换、股指期货、复合期货期权等相继出现,金融衍生品市场已发展成为美国现代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期货、期权为代表的衍生品市场作为当代金融制度的重大创新,对美国的经济发展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衍生品市场所具有的远期价格发现、风险转移、增强流动性及促进资本形成的功能弥补了原有市场的不足,大大提高了整个经济系统运行的效率。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在2002年发表的《世界金融和风险管理》中指出,"金融衍生品市场的迅速发展使对冲风险的成本显着降低,对冲风险的机会大大增加。因此,美国的金融体系比25年前更为灵活、有效和富有弹性,现代经济抗冲击能力显着增强,美国经济变得更有弹性了。"可以说,美国经济在经历了络泡沫破灭、"9·11"恐怖袭击后依然健康稳定的增长,美国发达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功不可没。正是虚拟经济的高度繁荣,正是各种衍生品强大的风险对冲功能,美国实体经济的风险才得以实现转移。

(二)美联储:为美国金融和经济的稳定发挥了关键作用

如果说英国中央银行从建立到形成,时间虽长但尚较顺利的话,那么美国中央银行从建立到形成经历了漫长和曲折的过程。

1791年,美国建立美国银行,是美国建立中央银行的次探索,但因遭到各州银行和其他部门的反对,在1811年因注册期满而关闭。1816年,美国建立美国第二银行,可视为美国第二家中央银行,但由于杰克逊总统的反对而在1836年注册到期未获准展期。其后,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都没有中央银行。由于缺乏一个中央银行,尽管南北战争后美国建立了统一的商业银行体系,货币体系仍相当混乱和脆弱。货币体系的混乱和脆弱,致使美国19世纪所发生的几次周期性金融恐慌和危机。1907年,美国发生了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更加凸显了建立中央银行的必要性。1913年,作为对1907年金融危机的反应,美国成立了有别于欧洲的美国式中央银行--拥有12家地区联邦储备银行的美国联邦储备体系,寄希望其提供一个更加安全、更加富有弹性以及更加稳定的货币与金融系统,以有效管理金融危机。联邦储备体系的成立,是中央银行制度史上划时代的创举,它是集中管理和分散经营、效率与公平相互平衡的成功范例。它的成立,标志着美国现代金融制度开始确立,也标志着中央银行制度在世界范围的基本确立。经过90多年的发展,美联储的权力和职责范围不断扩大,其货币政策对全球金融市场乃至全球经济都能产生重要影响。实践也证明,美联储通过有效管理贷款人,确实为美国近70多年的金融和经济稳定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保证了美国在经济腾飞过程中拥有一个灵活、安全和稳定的金融体系。

(三)美元霸权:美国维护霸主地位的重要工具

1900年,美国通过金本位法案,美元开始登上国际货币舞台,同英镑争夺世界金融霸权的序幕至此拉开。此后,美元的地位与影响力不断上升,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才初步确立全球金融霸权。

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摧毁了国际金本位制,到20世纪20年代,纽约开始取代伦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为削弱英镑的国际地位,美国在一战后实行了金币本位制,到20世纪30年代,已形成一定范围内的美元区。而年的经济危机进一步打击了英镑的货币霸权地位,英国在1931年9月被迫放弃金本位制,英镑仅在英镑区内继续自由兑换,其国际货币地位从全球转向英镑区。国际货币体系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得国际货币秩序更加混乱。鉴于这种状况,英、美两国都在着手拟定战后的国际货币体系,争夺战后货币安排的主动权。1943年4月,英国和美国分别发表了"凯恩斯计划"和"怀特计划"。一个已经衰落的霸权国和一个正在兴起的霸权国在战后国际货币金融秩序方面展开了激烈的较量。终,美国凭借它超强的实力,迫使英国接受了美国的方案,而美国也对英国作了一些让步。1944年,在美国布雷顿森林举行的货币会议上,与会国通过了以"怀特计划"为蓝本的《布雷顿森林协定》,建立了以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为主要内容的国际货币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确保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它的建立标志着美国在国际货币金融领域霸权地位的初步确立。

布雷顿森林协定后,英国仍控制着庞大的英镑区,美元还没有完全确立其金融霸权。为此,美国趁战后英国亟待经济援助之机,向英国提供了以承认美元在资本主义世界霸权地位为前提的巨额贷款,进一步削弱了英镑的国际地位。同时,面对战后西欧国家经济困难重重的情况,美国大力推行马歇尔计划,从而把西欧国家纳入美元体系之内。此外,美国还利用其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对外经济扩张的工具,操纵资本主义世界的国际金融体系,从而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完全确立了美元的霸权地位。

布雷顿森林体系反映了美国在全球经济金融中的霸权地位,但由于其先天缺陷--"特里芬难题"的存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终还是走向瓦解。1978年4月1日,《牙买加协定》正式生效,标志着作为美元霸权制度支撑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世界货币金融体系步入"牙买加体系"时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虽然使美元霸权失去了以往的制度保障,美元霸权也确实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10年间一度陷入低谷,但是美元霸权并没有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而终结。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起,美国调整对内、对外经济政策,美元的霸主地位开始恢复,而且在进入90年代后得到了加强。

美元的霸权地位为美国带来了巨大的收益,是美国构筑全球霸权和维护其霸主地位的重要支柱之一。首先,美元的霸权地位为美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因为美元霸权的存在,美国获得了数额巨大的铸币税。美国可以长期推行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政策,美国可以自由发挥经济政策,以转嫁美国进行经济调整的成本,而其他国家则更多地承担了通货膨胀和金融危机的成本。其次,美元的霸权地位使得美国还可以通过控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自主权进行干预和限制,左右着这些国家的经济、政治状况,维护美国全球霸权的利益。从20世纪80年代发生债务危机的拉美国家,到90年代初期与末期分别发生金融危机的墨西哥及东南亚国家,都能看到美国通过IMF要求这些受援国采取紧缩货币、加速市场开放和贸易自由化等苛刻政策,"其干涉主义色彩远远超出了蓝盔部队的维和行动"。

建立金融强国是中国经济崛起不可忽略的"软实力"

以上我们回顾和分析了荷兰、英国和美国三个国家金融创新、金融力量对其崛起进程的影响,从中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启示。

,金融力量的强弱是影响大国崛起进程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金融力量的强大对大国崛起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荷、英、美三国的崛起历程表明,金融创新和金融力量的强大对一国崛起具有巨大的引领和推动作用。与同时代的其它国家相比,三个国家无不在其大国成长过程中建立了高效、强大的金融体系,三个国家凭借它们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核心地位享受着巨大的经济收益和特权。从阿姆斯特丹银行为荷兰迅速崛起做出的重大贡献,到英国"金融革命"对英国取得英法争霸胜利的决定性意义,再到美联储确保美国经济金融的稳定;从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开创全球股票交易之先河,到伦敦金融市场对英国取得英法争霸胜利的重要作用,再到华尔街在美国不同发展时期承担不同的使命;从荷兰在欧洲范围内发行货币享受铸币特权,到国际金本位制确保英国支配世界金融体系,再到美元霸权是美国构筑全球霸权的重要支柱,这些无不彰显了金融力量的强大对大国崛起的巨大引领和推动作用。

第二,金融力量已成为大国崛起的基本性战略力量,金融力量的强大对大国崛起具有十分突出的战略意义。荷、英、美三国在构建全球经济霸权地位的过程中都把金融力量的培育和对全球金融资源的控制放在十分重要的战略位置上,特别是英美两国都建立了以自己为核心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通过管理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维护其经济霸权。美国学者塞缪尔·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列举了西方国家作为世界经济霸权国家的14个战略要点,其中前5项要点中有3项与金融有关,分别是"要点,拥有和操纵着国际金融市场;第二要点,控制着所有的硬通货;第五要点,主宰着国际的资本市场",从中可以看出金融力量的突出战略意义。特别是近二三十年来,大国之间的军事竞争相对弱化,金融领域已日益成为大国经济和政治斗争的主战场之一,大国开始频繁地利用金融手段推行对外战略。从东亚、拉美等地区近年来发生金融危机造成的后果来看,金融力量对发展中国家和一些新兴工业化国家的政治经济影响甚至比战争更为深远和重大,金融力量已成长为与军事力量同等重要的战略权力和战略资源。

第三,大国在崛起过程中应建立一个高信誉度的中央银行、一个繁荣发达的金融市场和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三个国家的崛起历程表明,要限度地发挥金融对经济崛起的巨大引领和推动作用,一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银行、一个繁荣的金融市场和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高信誉度的中央银行一方面有助于减少金融危机,增加金融系统的稳定性;另一方面可以创造信用货币,增加银行系统的效率。繁荣的金融市场可为经济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实现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而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确立,则意味着一国在世界金融领域占据了极为有利的位置,它可以高效地配置区域和全球的金融资源,推动该国经济高效运行与快速发展。

第四,确立本国货币成为世界货币,构建符合本国利益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是大国金融战略的核心和目标。金融是经济的核心,而货币又是金融的核心,作为一个大国必须要有一个自己所能控制和拥有的货币体系。荷兰、英国和美国三个国家在构建世界经济霸权的历程中无不把创建符合本国利益、以本国为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作为该国金融战略的目标。19世纪是英国崛起的世纪,英国构建了符合自己利益的国际金本位制。20世纪是美国崛起的世纪,美国也建立了符合自己利益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管理和控制世界经济。荷兰虽然不像英、美两国构建了以自己为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但荷兰的货币在17世纪同样是世界性的货币,同样享用铸造货币带来的特权。

第五,国际制度已成为大国确立和维持金融霸权的强有力工具。同荷兰、英国确立金融霸权的进程相比,制度安排在美国金融霸权确立过程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荷兰和英国确立的国际金融体系也具有多边主义的特征,但是荷兰和英国都没有将之制度化,只是推动了国际金融体系的初步建设。而美国却不同,美国在确立金融霸权的过程中非常注重制度安排。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形成是在美国主导下的一项联合行动,它不仅拥有一整套规则来确立美元霸权地位,而且还建立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关贸总协定三个机构来监督实施这些规则,以确保美元的主导地位。可以说,国际制度在美国的金融霸权战略中占据重要地位,它即是美国确立金融霸权的战略工具,也是美国维持其金融霸权的主要途径,这是美国与英荷两国在确立金融霸权过程中一个十分鲜明的特点。

荷、英、美三国崛起的历程表明,中国崛起离不开强大的金融创新和金融力量支持。改革开放特别是近几年以来,我国金融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今日之中国还远不是金融大国和金融强国,还只是一个金融弱国,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随着中国经济融入世界步伐的加快,中国金融力量将成为塑造世界金融经济秩序的重要力量,中国金融力量的成长和经济崛起进程的加快也势必改变当今世界金融经济格局,中国也将面临越来越多的金融领域的大国博弈,对此我们要有一种危机意识。具体来说,首先,应充分认识金融力量对中国崛起的重大现实和战略意义,确立金融强国的发展战略。对我国金融发展和金融对外开放应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中长期规划,以服务于大国崛起这一核心目标;其次,应创造环境,做大做强国内金融业,增强金融业抵御风险的能力。应大力发展金融市场,建立高效的中央银行,并积极稳妥地推进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第三,沉着应对金融领域的大国博弈,着眼于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情况和长期需要,推行金融对外开放战略。

养宠
小宠
综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