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可以入口的奢华教你品鉴鱼子酱天下美食资讯

2018-10-26 14:28:40

可以入口的奢华 教你品鉴鱼子酱天下美食资讯

所有来自水中的食物,就数鱼卵奢华,传统意义上的鱼子酱是指经过盐渍的鲟鱼子,它的价值等于植物界里的松露,风味卓着且价格昂贵,很久以来鱼子酱都只是西方餐桌上的“品”,但近年来,鱼子酱就像红酒文化一样,越来越被中国食客所接纳,据说早在上世纪,美食家梁实秋先生热恋韩菁清时,就曾带她吃了一个星期的鱼子酱。

鱼子酱是在公园1200年左右起源于俄国,Caviar一词在过去数百年来都是专指鲟鱼卵,抢手的鱼子酱仍然是来自俄罗斯与伊朗的少数几种鲟鱼卵。随着人们过分捕捞以及一些黑市的私下交易从而导致野生的鲟鱼正在面临着严峻的濒危,养殖场的鱼子酱生产目前正在世界各个范围不断扩张,让人惊喜与不可思议的是,中国的鲟鱼养殖以及鱼子酱生产将在2年内达到全世界规模,表面上与中餐“毫无瓜葛”的鱼子酱就此和中国百姓的餐桌有了不解之缘。

鱼子酱的品种

鱼子酱在俄罗斯名为malossol,也就是“少盐”的意思,盐浓度在3%左右。经典的鱼子酱具有独特的大小、颜色与味道,也只有从里海、黑海里打捞出来的白鲟Beluga、奥斯特拉鲟鱼Osetra、闪光鲟Sevruga肚子里的黑色小珍珠才是真货。“浓缩鱼子酱”是相对便宜的,含盐更高(7%),是滋味较浓的糊状鱼子酱,由过熟的鱼卵制成,并且可以冰冻保存。

白鲟Beluga:是稀有、、昂贵的一种,20岁左右可以取卵,鱼卵可以占体重的20%以上。

奥斯特拉鲟Osetra:是常见的野生鱼子酱,主要来自黑海,带褐色调,具有牡蛎般的风味,12岁左右便可取卵制成。

闪光鲟Sevruga:鱼子酱颜色较深,味道较单纯,7岁便可取卵,产的卵是小的一种。

中国食客真的喜爱鱼子酱吗?

说起鱼子酱,中国食客的脑海里闪过的印象大多就是“昂贵”两字,的确,因为中国餐桌上太少机会可以接触到正宗的鲟鱼盐渍鱼子酱。从选择品食鱼子酱的对象、食用方法、搭配食材与用酒都是一门门新鲜的学问,比如在饭局上如何吃鱼子酱才能避免“暴发户”的嫌疑,又或者不让被请者觉得主人这是在摆谱。又或我们还能看见在有些中餐饭局里的盘子上堆着一道道的食物,鱼子酱被放在了其中一块,食客用勺混合着其他菜肴和酱汁一齐放入嘴中,种种迹象表明,在这些饭局中,鱼子酱被当成了“道具”或者一种手段,得以提升饭局的质量,跟食客喜爱与否好无关系。

就像当年威士忌和现在的红酒在中国餐桌上的兴起,人们从红酒的“干杯”进化到了“慢品”,越来越多的酒商开始进驻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可以站得住脚的大师级伺酒师也开始有了中国面孔,相信鱼子酱文化也是一样,从“盲从”到了解、热爱和深谙其道需要有一定的时间去消化。其实有远见的中国食客,早在15年前就已经在国内开始了鲟鱼养殖场,为了就是鱼子酱文化兴起的那一天。中国产的鱼子酱暂时还是被罐装在写满英文的包装盒内,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接纳与喜爱鱼子酱,中国产的鱼子酱包装上一定会大大方方地写上“made in China”,到那时,我们咽下一勺鱼子酱,发出的感叹不会是“有点腥”,而是会赞叹它绝无伦比的美妙滋味。

圆桌上的鱼子酱

首先,鱼子酱一如任何天然、娇贵、易坏的东西,一定要找一位信得过的供应商,供应商卖的鱼子酱数量必须够多,因为这样他才愿意费力气去好好贮存。鱼子酱没有特价品,向的供应商购买,才不会吃亏;如纽约的裴卓仙(Petrossian)或伦敦的佛特能(Fortnum),在中国市场,比较容易接触到的是“Holland Wilde”,这家公司是黑珍珠鱼子酱授权的经销商,出售国产和进口的不同级别鱼子酱。

其次,除了在餐厅点餐“堂吃”鱼子酱,外买的鱼子酱要吃多少就只买多少,而且鱼子酱一买下来,就别再去任何地方,一定要直接回家,把鱼子酱放进冰箱里。鱼子酱未开封,可以保鲜约四个礼拜,一旦开封之后,理论上可以保鲜一两天,但实际上你不要分开两次食用,鱼子酱就是新鲜至上的东西,接触到空气的那一刻起就必须尽快食用。并不是所有的中餐厅都会有鱼子酱入馔的料理,想要尝试中式菜肴与鱼子酱的搭配,就要选择那些分餐制的会所中餐厅,做的是类似FUSION的新中国菜,厨师也要有能力与技巧可以掌控鱼子酱与中国食材的搭配。

三盛颐景御园
富悦麓山别苑
不锈钢花格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